top of page

柏森~花木之約,芬芳香戀(限)

生化集團CEO李柏森,在公司研發致命生化病毒解毒劑的攻堅階段,未料到實驗的關鍵被試竟是他的未婚妻{玩家名字}。

他迷戀著渾身散發花香,擅長種花的這個花房女孩,無時不刻不強烈渴望著她的身體。

然而與她發生關系將會加速她體內的解毒劑生成,提取後她必死無疑。而恪守貞潔能夠延緩解毒劑合成,使她逃過劫難。

此刻,身為父親的董事長卻偷偷給兒子注射藥物刺激他去占有{玩家名字},慫恿兒子去滿足私欲並讓他利用未婚妻助推集團病毒研發。

柏森深知每一絲隱忍克制都是在守護她,然而當他根莖的欲望蔓延,他該如何壓抑自己不探入她的秘密花道?



原本只屬於他,只置身於他樹冠下的小花,如今卻像處在茂密森林中般,被各種良莠不齊的樹木環繞。

當{玩家名字}才打開店門,花街里那些匪夷所思的陌生男人們就來造訪她的小店。柏森從裡屋出來時,正好撞見了這些人。

那個所謂的街坊業主,眉毛上留著明顯疤痕,柏森已經注意他很久了。每逢下雨,{玩家名字}忙著把室外的花盆搬回店裏時,那男子都會丟下他的香水店,跑來幫忙。他不止一次問過{玩家名字}:「你從不用香水,為什麼你身上的香味這麼濃鬱又獨特,我從未調配過這種味道。」

他的鼻頭好奇又貪婪地呼吸著她的香氣,那迷醉的表情在柏森看來恨不得是要把他的{玩家名字}捧在手心裏聞個夠。

而那個所謂的花店客人,瘦高的戴著婚戒的文弱男子也同樣行跡可疑,他總自稱花粉過敏,卻又每天刻意路過{玩家名字}的店殷勤買花。文弱男總是伸出那雙猥瑣的手矯揉造作地撫摸著嬌嫩花瓣,佯裝陶醉。在柏森看來,那就是渴望觸摸{玩家名字}的肌膚般,露出垂涎欲滴的饑渴眼神。

還有那個所謂的房東,每次都叼著煙盛氣淩人地向{玩家名字}催繳房租,而每次她延遲交付,房東都會在她的辣椒花盆栽嬌艷花蕊上,用香煙頭燙出一個可怕的洞。這詭異又挑釁的舉動像是毫不留情的警告。在柏森看來,那似乎在暗示{玩家名字},下次再遲交房租,他就要用他香煙狀的男性欲望將她的花蕊燙出一個洞。

柏森警戒著{玩家名字}周圍所有男人,他能從他們的一舉一動,一言一行中察覺出端倪,揣摩出意圖,於是他偏執地認為這花街上的每個男人都在窺視,在覬覦,在渴望他的小花。

而一旦他們對{玩家名字}圖謀不軌,就會激活{玩家名字}體內封存的解毒劑,那樣{玩家名字}就會面臨亡命之災。

那些男人們來了又走了,柏森克制著內心的焦慮,故作鎮定地問道:「{玩家名字},我有和你說過我為你買了座私人花園嗎?」他環視著狹小的花房,展開雙臂比劃說,「那座花園有一望無際的花田,你可以種上漫山遍野的辣椒花。」

「所以呢?」她忙著料理花卉,背對著柏森平淡地反問。

「所以,我要你現在就關了這間小店,離開花街,去我為你準備的私人花園種花。」

{玩家名字}轉過身,將一株艷紅色的辣椒花送給了他:「謝謝你的好意,可我是絕對不會關門搬走的。」

她昂起頭,直視著他的眼睛,「柏森,你知道的。我不希望自己成為一株只會攀附著大樹依賴的花藤,那樣的花藤懸浮在空中,華而不實。只有自己紮根,和命運抗爭,小花才能擁有自己足下的土地。而這間我傾注了心血和努力的小小花房才是我足下的土地,我怎麼能離開?是我的花房讓我覺得好踏實。」

「可我一點都不踏實。」柏森辯駁道。

{玩家名字}的拒絕讓他的內心湧起一陣莫名的心疼和酸楚。他更想垂下枝幹,去守護這朵小花。

「現在的我一心只想把你和其它男人完全隔離開來,恨不得現在就把你關到我為你準備的秘密花園裏,不再讓你其它任何男人有機會看到你,接近你。」

「柏森,你這麼說好像我有多受歡迎似的,你幹嘛總是這麼恭維我?」她爽朗地笑了起來,而後溫柔地開玩笑似的勸慰道,「對我來說,與其擔心別的遠在天邊的花街男人們,倒不如擔心近在眼前的你呢,倒是你更危險呢。」

柏森毫無心思和她說笑,他摟住了她的肩膀,「我是說真的,我要你徹底離開這裡,別再和這條花街上的任何男人有任何接觸。」

他的咄咄逼人讓人有些反感,「要我說多少次呢?我是絕對不會離開的!」{玩家名字}理直氣壯地回絕道。

此刻的{玩家名字}就像是花房裡佈滿的艷紅的辣椒花,全都張開著花刺,緊張地戒備著,好似隨時都要再度發起攻擊。

柏森想到上次她兇狠地扎刺,心有餘悸,就不想再和她爭執。原本強硬的他輕歎了一口氣,轉而溫柔地捧住她的小臉說:「好吧,我懂了。」他沒有再勉強她,「既然你不願意搬走的話,我怎麼能再捨得逼迫你?」

他親暱地攔住她,「{玩家名字},你想留下的話,就留下吧。」

「柏森,請你不要再介意我繼續留在花街,不要在介意我周圍的人,好嗎??」

「你叫我怎能不介意呢?」他一下又被激怒,脫口而出,捧著她的臉強調說,「我介意得要命,我太介意了,以至於我簡直快要瘋了。」

{玩家名字}揚起嘴角目不轉睛地注視著他,微微笑起來,好奇地問他說:「柏森,說實話,現在的我因為你的佔有欲有些困擾,又有點得意,還有些不解。驕傲得意的是竟然有人這麼在意我,擔心我。困惑不解的是我這朵不起眼的小花到底憑什麼博得你的青睞?在你繁花似錦的圈子裏,有那麼多女孩子爭奇鬥艷,只為得到你的關注。」

了解柏森的人都知道他對花樣女子情有獨鐘,於是那些女孩們被先後引薦,有出身名門,擅長用奢華花藝材料佈景的天才插花師,能按字母索引表把花卉植物大典倒背如流,名字出現在花卉百科全書編纂組名單的花卉學家,還有那位擁有自己專屬花場和自主香水品牌的大亨女兒品香師。

然而,柏森對她們不是冷漠回應,就是嚴詞回絕。

「你能告訴我這到底是為什麼?」

「{玩家名字},我苛刻地要求你這朵小花完完全全忠誠於我,做大樹的我又怎能夠花心去沾花惹草呢?我們彼此間的忠誠和貞操不是一直都是相互的嗎?」

{玩家名字}聽了他的話,微笑著,一股暖流湧入了她的心間。她轉而後環視花房,一朵躲在角落裏含苞待放的微小花苞被她發現,於是她捏住根部,小心地摘下它。那根細長的花莖,被她熟練地撚在指尖,轉眼間就變成了一隻精巧的花卉戒指。

{玩家名字}拉住他的手,遞給了他,要柏森為她戴上。

「柏森,這個戒指不同於我以往做的任何一枚花卉戒指,這是我要你為我戴上的貞潔戒指。謝謝你始終守護著我,守護著我的身體,所以我絕對不會隨便把自己交給其他人。」

她直視著柏森的雙眼,認真地說道:「現在,三木{玩家名字}鄭重地向李柏森承諾:在我體內的解毒劑被解除之前,在我們的婚約之外,我絕對不會和任何人發生性關係。請你相信我會恪守今天對你做出的承諾,我願意把貞潔保留,直到能給予你時。」

柏森的眼眶微紅,他同樣珍重地握起她的手,那看似平凡無奇的手工戒指此刻卻耀眼得熠熠生輝,他俯下身輕吻著她的手背。

「{玩家名字},我也給予你同樣的承諾。」他舉起她的手,和她的掌心相貼,而後又十指相扣,「李柏森鄭重地向三木{玩家名字}承諾:在你體內的解毒劑被解除之前,在我們的婚約之外,我絕對不會和任何人發生性關係。我會不惜一切代價,極力克制自己對你的欲望,直到我們能真正結合之時。」

這份厚重的承諾讓他們彼此緊緊擁吻在一起。

{玩家名字}的雙臂環抱著他,那隻小巧素淨的手緊扣在他的後背,手指上的貞潔戒指散發著比任何稀有貴重寶石更加奪目耀眼的光芒……

次日,和煦日光的早晨,刺眼陽光將鑲著小花的貞潔戒指鑲了一道金邊。

想到柏森已經釋懷,不再過分計較她身周的異性時,{玩家名字}不禁欣慰地舒了一口氣,邁著輕快的步子走向了花街,準備開門營業。

然而,昨天還熱鬧喧囂的花街今天卻顯得異常寂靜,她納悶又不安地走進,驚訝地發現路過的每間店面竟然都關門了。

「有人嗎?」她問道,那寂寞的回聲縈繞在整條死寂般的花街,無人應答。

她震驚地望著眼前不可思議的一切,其它所有的店面怎會不約而同地全都停業?繁華的街區又怎會一夜之間變得如此荒涼?昨天還一如既往忙碌的人們怎會這樣全都不告而別,一下人間蒸發?

整條熙熙攘攘的花街一夜間竟然變成了一條空蕩蕩的空街。

{玩家名字}怔住了,好似凝固在原地,久久回不過神來…

「{玩家名字}……」

忽然,喚著她名字的熟悉聲音一下把她的思緒拉回來。

她一轉頭,竟然就看到了熾烈地注視著她的柏森,他走上前,沉默著一下緊緊擁住了她。

「柏森,這一切到底是怎麼回事?」她困惑又焦慮地想要解答。

他不屑地冷笑一聲,「既然你不願搬離去我為你準備的花園,那我就只好讓他們其它所有人都搬走。」

她震驚地無言以對。

「{玩家名字},你知道我有擔心你?」柏森眉頭緊鎖地質問道,「你不會知道當我看到你和別的男人站在一起時,我有多戒備,多擔心。我提防著每個靠近你的男人,揣測著他們對你卑劣的惡意企圖。我恨不得就像那晚在花港的特警那樣,立刻在你的身周拉上長長的警戒線,把你嚴嚴實實地封鎖起來,不讓任何人靠近你。我無時不刻不擔心你被其它男人侵害,而這種傷害對你而言,足以致命。」

「所以,你就讓他們都搬離花街?」

「不可以嗎?」

她驚訝地倒吸一口涼氣,「柏森,你瘋了,你真的瘋了!」

柏森的手指觸摸著她的髮絲,她的臉頰感知到了他手掌異常灼熱的溫度,而此刻柏森瞳孔放大,注視著她的眼神如此詭異,不同尋常。

她一下甩開了他的手。

「別碰我!你知道你這樣魯莽的行為讓我有多困擾嗎?」她氣憤地質問道。

柏森以為買下整條花街就能讓{玩家名字}看到自己的誠意,可眼下適得其反,{玩家名字}對他的反感和抗拒倍增,她厭惡的眼神讓他倍感焦慮。

終於,{玩家名字}聳聳肩,「好吧,還是謝謝你,李柏森,讓我賴以生存的小店關門大吉。」

{玩家名字}丟下他,轉身離開。

這時,柏森卻如同失控似的一下拽回了她。

他緊緊地擁住了{玩家名字},忍不住側過頭覆蓋住她的嘴唇,貪婪的舌頭撬開她的齒關,滑入她的嘴裡,卷著她的粉舌,狂肆地吮吸著。

他邊熱吻,大掌邊罩住了她渾圓的花苞,揉捏把玩,而後另一隻手探入她的裙擺,伸到她的大腿根部。

在這著空無一人的寂靜街道上,在這光天化日之下的室外,{玩家名字}在他的緊鎖中微微掙紮。

柏森那雙迸射著濃烈情欲的雙眼直勾勾地籠罩著她,還沒等{玩家名字}反應過來,他就扯開了{玩家名字}的開襟罩衫,露出的香肩透著濃鬱的芬芳誘惑著他。{玩家名字}還來不及護住自己,柏森就將她的肩帶扯斷,將她的胸衣粗魯地拽下。

於是她那飽滿渾圓的雪乳頓時沒了任何遮蓋,袒露在他的面前。眼看面前的他近乎要獸欲大發,倘若衝動之下發生關係,必定性命堪憂。

於是,{玩家名字}轉過就跑,當她沿著長長的空曠的花街奔跑時,隨著她身體的震動,胸前也劇烈地顫動著乳波。

她不時扭頭回望身後的柏森,他正氣勢洶洶地闊步追趕上來,邊用他烏黑的雙眸緊緊瞄準著她光潔的後背。

他感到自己的身體不受控制,他的體內似乎迸發著巨大的驅動力要他去侵入{玩家名字}。

當他輕巧地踏步上前,攔住了她的腰際,從身後摟住了她。他的下巴垂下在她的肩頭,注視著她那粉色的乳尖,在花肌般的映襯下,嬌艷欲滴,讓柏森腹下一熱。

白裡透紅的花肌在日光下,晶瑩剔透,吹彈可破,那越發馥鬱的芬芳撲鼻而來,他恨不得立刻用力咬下一口,吃掉這朵花。

於是,他一下褪去了她的長裙,像是摘下一片輕薄花瓣般扯掉了她的底褲。而後,他的大掌按住她的飽滿,讓她的後背緊貼他的前胸,而胯下的灼熱觸及她的臀瓣。

「唔……」她驚叫起來。

柏森一手掰過她的肩膀,讓她反轉身,托起她的臀部,將她置於花街廣場上的花壇上。於是,她飽滿的花苞和他的胸膛緊貼,她不時地扭動身子,於是乳尖和他的胸口磨蹭,那是熾熱得近乎融化的芳香。

她嬌喘著,想要推開柏森,卻又迷戀他的挑動。

他伸出狂肆的手指揉捏她的花苞,於是那粉雪乳肉就擠壓著湧出指縫,頂點微凸,濃鬱的芬芳就像是從這艷紅的嬌蕊中溢出般,撲鼻而來。

他用指腹摩挲著她的柔嫩乳尖,這時,乳蕾的色澤從淡粉變成了玫粉,他俯下身,低頭含住了其中一隻,而另一隻手也輕巧地夾住了另一隻殷紅乳尖。隨著唇舌的舔吻吮吸,他的手指也跟著旋轉搔弄。他輕舔完一側後,又張口含住另一側嬌蕊。

「嗯啊……」他的愛撫{玩家名字}渾身酥軟,花道處傳來絲絲悸動,花液傾瀉。

他腹下的灼熱毫無阻隔地輕蹭著她雙腿間敏感的花蕊。

「{玩家名字},我不可以這麼,我絕不可以這麼做……」他極力想要撤回自己的粗壯,可他的身體似乎失控般無法自制。

柏森緊緊地攥住了自己的拳頭,撤出了原本覆蓋住她的嘴唇,她的驚叫聲迴蕩在空蕩的街區,他克制自己,不要用那渴望的舌頭兇猛地襲入她的小嘴,不要去肆虐舔吻著她的貝齒,不可以霸道地吮吸著她的甜美芬芳。

然而,他越是壓抑自己,身體的反應卻越是狂躁不安,火舌粗暴猛得纏著她的嬌軀,粗壯的樹幹不斷隔著衣料頂住她的花心。

不過她那撲上鼻尖的馥郁氣息,既誘惑著他,又讓他在饑渴混亂中感到一絲鎮靜。

終於,略有一絲清醒的柏森鬆開她綿軟的身子,竭盡力氣在慾望中掙紮,他壓制著自己,「{玩家名字},我說過我絕不會這麼做!我不能害你!」

他注視著她早已濕潤不堪的花穴,這敏感細膩的花道才磨蹭幾下,就已經浸出豐沛愛液,將穴外浸透得水亮,她的腿間也沾滿濕稠。微濕的花液氾濫溢出,他那圓碩根莖的頂端也沾到這濕潤,腹下的欲望早已膨脹不堪。

他腦海中的念想如此強烈,{玩家名字}如果被他侵入,就會危及生命。

此時此刻,他要竭盡全力守護她。

可他一放下她的雪白圓臀,他火熱的男性粗幹就更加熾熱滾燙,他無法離開了她濕漉漉的花道,無法離開她的瓣肉,這讓他痛苦不堪。

而此刻的{玩家名字},漲紅著小臉,用力撐起自己的軟麻身軀。

香汗淋漓的她竭盡全力,推開了柏森,逃離了。

這時,渾身赤裸的{玩家名字}奔跑著,而後潛入了花房的後門,機敏地從壁櫃裏拿過了一瓶暗紅色的甜辣醬。而後她避開柏森,將這些殷紅色的粘稠悄悄塗抹在自己的私處。

當柏森發狂似的起身,再次找到她,發現她時,他就看到她雙腿之間,滲出的紅色血光。

這刺眼的紅色似乎突然間讓他驚醒般,混沌的頭腦變得清醒,好像是藥勁過去,神智猛得恢復了正常。

柏森內疚地擁住了她,而此刻,他的體溫也開始驟降,原本放大的瞳孔也開始收縮。

「{玩家名字},你怎麼了?」他關切地問道,「你的花期提前來了嗎?」

「倒是你柏森,你沒事吧?」她焦慮地望著他。

「對不起,我差點失控了。」他喘著粗氣,因為壓抑而抽搐的臉孔,臉色難看。

她心疼地捧著她的臉,「你到底怎麼了?」

「我也不知道。」柏森搖搖頭,「對不起,{玩家名字},我差點要了你。」

他們兩人並不知道野心勃勃的李銘澤為了能讓解毒劑迅速合成提取,悄悄地給兒子李柏森注射了試劑,讓他情欲發作。

那情慾試劑能產生強烈的無法遏制的侵入{玩家名字}的能量,而柏森竟然以不可思議的強大意念克制住這股巨大的體內衝動。

因為和{玩家名字}的生命相比,他體內瘋狂而劇烈的欲望就顯得微不足道。

「痛嗎?」柏森真的清醒了,他捂住她的小腹,心細地問道。

{玩家名字}沖他眨眼睛,「這些不是經血,其實是甜辣醬而言。」

於是,他伸出手指,沾上了她雙腿間花蕾上的一點紅色粘稠,嘗了一口。

又甜又辣,那就是你的味道,{玩家名字}。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