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龍心~驍龍之愛,纏綿不休(限)

*未滿18歲請勿閱讀*

雌龍絕種,小鎮飽受交配期惡龍侵擾,鎮長女兒不幸被惡龍擄至龍穴交配。朝夕相處,悍龍愛上了她,但她受孕產龍蛋時難產,龍人遂以無法再變形為翼龍為代價為其續命。昏迷中,她被探險隊救下離開龍谷。失去愛妻轉而成為人的龍,此後依賴銷售自身龍鱗片,龍涎及龍糞成為億萬富翁,而他再度找到了她…

《龍心》試閱

轉眼間,已是傍晚時分。

紅霞是慾火中燒的火燒雲熊熊燃燒著半個蒼穹,落日餘暉鋪灑在了氣勢恢宏的龍穴宅邸,夕陽曖昧映照。

那架噴氣式私人飛機平展著璀璨奪目的雙翼劃過天際,隨後朝著龍穴宅邸的滑行道降落俯衝,機身驚濤駭浪的架勢宛若一個充滿佔有欲的猛男強悍地撲打在了嬌弱溫婉又修長筆直,好似窈窕淑女的白色飛行跑道上……

在經歷了數小時的昏睡後,臥榻上閉著雙眸的{玩家名字}先是微微轉動脖頸,發出一聲低微輕柔的鼻音,繼而緩緩頂開了沉重的眼瞼。

似夢非夢中,她竟看到自己赤身裸體的羞窘模樣,僅小腹上蓋著一條薄毯,那對白皙的蘇乳袒露,櫻粉乳尖挺立。

她嚇得倒吸一口涼氣,趕忙睜大眼睛,看清自己的下體確實也一絲不掛,雙腿微微岔開,腿心間的絨毛烏亮潤澤。

{玩家名字}定睛一看,不免驚呼出聲,原來她頓時察覺天花板是整塊鏡面,她整個人的赤裸胴體全都被映照在鏡中。

透過鋥亮的鏡面,她震驚地瞪大瞳仁,看著鏡中的自己正仰臥於一個熟睡男子的懷中。他亦赤身裸體,她的後腦倚靠在他的下顎下方,鋪散的數根髮絲被他吸含在口中,他貪戀地聞嗅著她的秀髮,親吻著她的芬芳髮絲。

而這個男人不是別人,正是龍總裁。

此刻,{玩家名字}整個輕柔的嬌軀全都壓在了他的胸口,他卻並不感覺到重量,厚重的鼻息是他酣睡的聲響。就在她分開的腿心下面,正是他那根裸露的粗碩龍莖,他敞開的長腿上正架著她修長的細腿。

{玩家名字}不禁慌亂羞澀地扭捏嬌軀,試圖逃離他的懷抱,這下她的扭動卻把龍弄醒了。

他猛地彈開了雙眼,仰面看到了正上方的天花板鏡面,兩人正一絲不掛地上下重疊依偎。她正裸身仰臥於龍裸露的懷中。

她那綿軟白皙的嬌軀宛若龍谷潔柔輕盈的白雲,而他那健壯有力的悍軀則像是龍谷巋然不動的岩石,雲兒浮於磐石之上,彼此相互輝映,又似強石托舉著浮雲,彼此纏綿交織。

兩人的雙眼全都一動不動地緊盯著正上方的鏡面,彼此的目光在鏡中與對方相融交匯。

直面自己和龍的裸體,讓令{玩家名字}萬分羞窘慚愧。她不安而羞躁地愈發扭動嬌軀,鏡面中她綿軟白皙的胴體就在他強悍的胸脯上面蠕動,媚態分外撩人。

「別亂動,{玩家名字}。」他低沉地在她耳邊吹氣呢喃,粗臂一下牽制住了她纖柔的腰肢,讓她動彈不得。繼而,他輕柔地在她耳際說道,「{玩家名字},我要告訴妳刚才妳昏迷時,我不得不要了妳,兇狠地,用力地要了妳的身子。」

聽罷,她即刻羞窘地捂住了自己小嘴頓感羞恥萬分。

{玩家名字}還依稀記得此前她在會議室里感到極度眩暈,呼吸困難的痛苦時刻,隨即她就猶如瀕死般昏厥過去,不省人事。醒來後就發現躺在這裡,不過此刻的她已感覺神志清醒,元氣恢復,但雙乳卻異常鼓脹,下體也感到極度酸麻,她身體的反應讓她確信剛才龍的確兇狠地索要過她。

而她對此前所發生的一切毫無記憶,仰面面對著明鏡天花板,她羞惱地一隻手臂遮擋住了胸乳,另一隻小手羞惱地蓋住了自己的私處。

然而,縱使她阻擋遮掩,也依舊遮擋不住她那動人婀娜的胴體。飽滿的蘇乳還是隱約露出了圓潤的圓弧邊緣,而她茂濃密的蜜草亦若隱若現,細軟絨毛上還沾著甘露。

這時,龍拉開了她的兩隻小手,命令她。

「{玩家名字},妳不需要感到害羞,不需要遮擋胸乳和私處,因為我們彼此間原本就該毫無保留地坦誠相待——」

「不,我不要听!」她的臉頰漲的通紅,即刻打斷了他的話語,「你好過分,龍……」{玩家名字}委屈地指責道,不爭氣的淚水從她的眼角流淌出來,滑落在了龍的胸肌上,「你到底有什麼資格欺負我,索要我,霸佔我,就因為你是龍總裁,所以就很了不起嗎?」

「{玩家名字},我並非以龍總裁的身份要了妳,而是以妳丈夫的身份要了妳。」

「你怎麼可能是我的丈夫呢?」

「我為什麼就不能是呢?」龍反問道。

「這莫非是你慣常引誘欺騙女孩子上床的伎倆?」{玩家名字}輕蔑地質問他,這讓龍倍感不爽,剛要解釋,卻又被{玩家名字}搶話,顯然{玩家名字}絲毫不信,她振振有詞地反駁道:「龍總裁,我並非你想像中那般無知,而且我對你也絕非一無所知!」

「真的,那你知道我什麼?」

「人們都說你的背景相當詭異,原本是無國籍人士的你,此後花重金購買多米尼克國籍,藉口說是深受島國免稅政策吸引,但此前你的家庭,教育背景,工作背景一概成謎,無人知曉。」聽聞{玩家名字}這般願意花心思瞭解他,龍倒也倍感寬慰,她繼續攻擊他,意圖立刻揭穿他的謊言,「更何況你謊稱是我的丈夫,那你能夠拿得出我們的結婚登記嗎?你能夠請出證婚人又是誰嗎?根本就是無憑無據,信口雌黃。龍總裁,你到底為什麼要胡編亂造這樣的謊言?」她羞惱地斥責。

被他在昏迷時生吞活剝得一絲不掛,足以令她羞恥萬分,無地自容。而龍被她的責難說得啞口無言,難以辯駁,他難受地咽了下口水,喉結滾動。

繼而,他伸手輕撫著她的髮絲,親吻著她的額頭,鎮定心緒,娓娓道來。

「我當然知道妳必定會誤會我,憎恨我,不會輕信我!我說我是你丈夫,千真萬確,絕非戲言!{玩家名字},妳還記不記得妳說過因為自己失憶,擔心忘卻了丈夫,忘卻了愛人,所以妳堅守等待,只因妳覺得可能也會有人在等妳,在找妳。聽聞妳說這番話,妳可知我有多麼感動?因為那個人就是我!我不惜一切代價,費盡所有心思在尋找妳。我活著就是為了尋回妳,保護妳,寵愛妳。所以,作為妳的丈夫,我哪裡需要乘人之危呢?我根本沒必要趁著妳昏迷不醒就欺負妳,索要妳,霸佔妳,因為我就是妳的丈夫,我本就理所當然,可以光明正大,堂堂正正地要妳的身體!更何況我還是為了救妳,必須用龍莖刺入妳的身體才行!」

「你口口聲聲說是我丈夫卻又拿不出任何證據,現在還要編造理由說為了救我?」她惱火地在他懷間掙扎,卻被他束縛得更緊了。

「我怎麼會沒有證據呢,{玩家名字}?現在睜開眼,看著鏡面!」龍忍不住再度愛撫她的嬌軀,深情地告訴她,「我要告訴妳,如果我不是妳的丈夫,我又怎麼可能會如此熟悉妳的身體,對妳嬌軀的每一處敏感點都瞭如指掌呢?我不僅是因為迷戀渴望妳的身體,更是因為我真的要不惜一切代價救妳!」

聽到這裡,{玩家名字}困惑地重又睜開了雙眸,她感到難以置信。

龍抬起脖頸,將自己的嘴唇再度覆蓋在了她那紅腫的唇瓣上,輕噬她的下唇,重重地印上一吻,似乎是篤定地回應她。

他哪裡捨得離開她的綿唇,伸出火舌頂開她的齒關,與她唇舌交纏,柔情蜜意地告訴了她。

「{玩家名字},以後妳無需再喝龍涎,和我接吻,熾烈地熱吻,我就會把這所有的龍涎毫無保留地送到妳的小口中。」

於是,那津液從他的口中流淌入她的檀口,她以敏銳的味覺吃驚地發現這醇正的味道與她所喝的龍涎竟一模一樣,毫無差別,入口後的確有種異樣的元氣補足之感。而兩人熾吻所發出的曖昧「啾啾」聲迴盪在臥室內,頓時令她感到面紅耳赤。

接著,他的龍掌挪開了她的細臂,讓她重又袒露出那對酥嫩的胸脯。

他的掌心捧著她豐腴的乳肉,直視著鏡面中{玩家名字}那雙水汪汪的眸子。

「刚才在妳昏睡時我解開了妳的胸衣,一看到妳這對豐腴的乳房再度閃現在我面前,我就難以自制。{玩家名字},在這個世界上我比任何人都瞭解妳的身體,我愛撫妳的乳肉,觀察妳的肌膚,我就確信除了我,妳從來沒有被其他任何男人觸碰過。我好欣慰妳的堅貞,妳的守候。」

他說著就展開龍掌再度開始愛撫她這豐滿滑膩的乳肉。

{玩家名字}眼睜睜地看著上方鏡中自己的雙乳被他的龍指擠捏得不成形,模樣分外害臊淫蕩,令她的小嘴不經意間吐露嬌喘連連。

「以後妳也不需那麼麻煩用龍鱗泡澡,把妳的胴體送到我的掌心里,讓我愛撫妳渾身上下每一寸肌膚,我會用我的撫摸給妳驅寒祛病。」龍低語道。

鏡中的她赤裸胴體泛著瑰麗的緋紅色澤,她吃驚地觀察著自己全身的肌膚,果然正如她用龍鱗泡澡後耀眼的肌膚光澤一般,此刻的她整個胴體也是紅潤細滑,這著實讓{玩家名字}感到不可思議。

忽而,乳尖的一陣刺痛突然打斷了她的思緒,她即刻回過神來。垂頭一看,原來是龍正用龍指輕捏她的乳尖。她的視線隨後朝上,關注著鏡中他的動作。

「刚才我含吮過妳這兩顆小巧乳頭,原本還擔心昏迷的妳會不會有反應,沒想到即使在昏睡中,妳的兩個頂點也仍然相當敏感。」他說著舉起指關節,用雙指輕夾她的乳頭,那綿軟乳蕾即刻堅硬挺立。而後,他就不斷跟著用指腹摩挲她倔強的頂點,伴隨著胸乳再次劇烈鼓脹,她的嬌穴也開始分泌濕液。

「{玩家名字},我要妳下面的小穴無比濕潤,足夠濕潤才行,總擔心妳那緊窄的小穴怎麼承受得了我,生怕我的龍莖會刺痛妳。」

「嗯……嗯……」她的鼻音嬌媚,乳波盪漾,鏡面將這道美景盡收其中。

這時,他的一隻龍掌仍覆蓋住她的胸乳按揉擰捏,而他另一隻龍掌則下移,掠過她的小腹,來到她的腿心之間。

龍掌一下拉開了她的小手,令她的恥毛全都裸露。{玩家名字}不禁倒吸一口涼氣,嬌軀戰慄。

這龍掌一手托住了她的一側腿根,將她的大腿向上抬起。他手勁的力道如此之大,以至於{玩家名字}不得不屈起關節,將雙腿順著他龍掌的指引朝兩側大敞開來,弯曲朝上抬起。

這下,只見上方的鏡面中,她那嫵媚的私處就展露無遺。

「{玩家名字},妳看妳多美呀!」龍脫口而出,由衷地輕歎道,烏亮蜜草就像龍谷的茂密叢林,小洞就像是龍穴,源源不斷地流瀉著清澈河流。

「我一直擔心龍莖會刺痛妳,所以在妳昏睡時,撥開妳的恥毛,用指尖先輕捏妳的花蒂試著刺激妳。沒想到妳真的還和從前一樣這般敏感,很快嬌穴就開始流淌濕水,我把妳的蒂頭摩挲得越厲害,妳的濕水就流得越多。」

她漲紅著臉,懇求他不要再說,可他卻親吻她的嘴唇不斷告訴她。

「妳根本不必為此感到害臊,因為我就是妳的龍丈夫啊,妳竟然完全不記得我了。」他輕歎一聲,轉而又轉憂為喜地說道:「當我用手指撥開妳的陰唇,稍稍刺入妳的水穴刺探,妳還是那麼緊致,我一探入妳就咬緊我一不放。可是,起初妳的小穴還是太過乾澀,我想如果我的龍莖不顧妳的生澀貿然進入,到時候勢必把妳的嬌穴折磨得痛不欲生不可。所以,我的指尖反復確認,直到妳的愛液已經在我的刺激下,流瀉不止,把妳的腿窩弄得濕淋不堪,我看妳已經足夠濕透潤滑後,這才狠狠地挺動龍莖刺入……」他邊說著,邊在她的私處愛撫。

她害羞地試圖併攏雙腿,卻被龍的腳尖輕而易舉的勾住了腳掌,讓她無法併攏,反而被撐開得更大。

她的陰戶朝上,毫無保留地映照在了天花板的鏡中。那根龍莖再度摩挲著她的私處,讓她恐懼又期待。

「{玩家名字},我必須讓妳的嬌穴被我的龍莖抽插得紅腫不堪。這樣,以後妳就不用再服用龍產品維持健康,也不會昏厥後被送到醫院急救,更不用病急亂投醫,亂吃藥!答應我,{玩家名字}。當妳下回再出現頭昏目眩,體虛乏力的狀況時,不要再有任何顧慮害羞,把妳自己完完全全交給我,讓我的龍莖刺入妳的嬌穴,給我這個機會,讓我拯救妳,保護妳,寵愛妳……」

她聽得羞澀得面紅耳赤。

「{玩家名字},妳是否有想過為什麼各大醫院的醫生對於妳的病症始終無法給予確定的醫學診斷,而只能暫且斷定為腦震盪後遺症引發的體質虛弱和過度疲勞?因為他們從來沒有見識過這種特殊症狀。因為引起妳發病的來源是因為妳的體質極為特殊。而妳是否又想過為何只有龍涎,龍鱗片才能讓妳補充體能?」

「為什麼?」{玩家名字}追問,這個問題也始終困擾著她。

「那是因為妳的身體產生了龍的變異,因妳曾是龍的伴侶,龍的配偶。妳和龍在龍谷進行過成千上百次的交配,而在最後妳分娩產下龍蛋時,他將自己的能量轉移給妳,為妳續命以至於妳就擁有了他的基因。而凱麗博士的研究也已經驗證了這一點。妳的體內同時混合了人與龍的基因,並且處於分子的極不穩定中,所以妳需要龍的刺入保持分子穩定,否則就會嚴重影響妳的身體健康。」

「你又怎麼會知道那麼多?你到底是誰?」

「{玩家名字},你真的不記得我了嗎?」他坦誠的回答道,「我就是那條龍!」

她訝異地驚呼起來。

即刻,她柔弱的身子在他的胸膛上側過身,她好奇地仰起頭注視他。

因為從鏡中所看到的龍的身影宛如虛像般缺乏實感,她必須親眼目睹端詳,看看到底龍是何種模樣。

那雙透亮的明眸撲閃著濃密的睫毛,她按捺不住好奇,仔細地觀察他。堅毅的下巴,高挺的鼻樑,深邃的黑眸,濃密的雙眉,不可置否,龍總裁的確樣貌俊朗迷人,然而看上去與人類別無二致的他,仍讓{玩家名字}難以置信他竟就是龍。

她柔情蜜意的目光讓龍止不住垂頭輕啄她的嘴唇,曖昧呢喃。

「妳問我為什麼身份背景成謎,那正是因為我是龍,長期生活在龍谷,此後才變為人,自然沒有普通人的人生經歷,所以才買國籍建立戶口。而妳還問我為什麼我們沒有結婚登記,也沒有證婚人?那也是因為當時我是龍,而不是人。而且我們是親密無間的愛侶,一同生活在與世隔絕的龍谷,而非城鎮。」

龍的解釋頓時令{玩家名字}茅塞頓開,恍然大悟。

龍亦毫不避諱地告訴她過往的生活點滴。

「在龍谷時,我們每日每夜都交配,有時在龍穴中,有時在龍谷山林中,有時又在龍潭的溫泉裡,但不論如何,我的龍莖每天都會抽插妳的嬌穴,從未間斷。」

{玩家名字}羞窘大驚,還沒反應過來,龍已經單手攬過了她的腰肢,輕巧地將她翻過身來,讓她臉朝下,伏在床單上。

即刻這光潔無瑕的後背和豐腴的綿臀就裸露出來,映入眼簾。

龍伸出龍指指尖順著她流暢的脊柱從她的後頸垂直向下掠過,撩撥著她淩亂不安的心緒,他的指腹來到她的臀縫,來回在她的後庭間摩挲,繼而,他的大掌再度輕巧地掰开了她的雙腿,迫使她大敞開來。

「嗯——」{玩家名字}驚呼一聲,卻已經被兇狠的驍龍壓在了身下。

她想掙扎逃脫,可稍稍抬起身子,屈起膝關節,可連帶著後臀也跟著撅起,自己嬌媚的陰戶又再度全都暴露出來。

一見到她那鮮美潮濕的私穴,本能地他那暗紫色的粗碩龍莖就悍然昂立,龍掌即刻揪住她的臀瓣朝著兩側掰開,從她的水穴中豐盈的愛水泌出。

重逢之際,他亢奮地將龍莖從後方再度刺入了嬌妻{玩家名字}的濕穴之中,因曾是翼龍的他保持著固有的後進式交配體位,縱使已經由龍化身為人也從不改變。

龍生怕壓坏她,粗實的雙臂撐在了她的嬌軀兩側。

他垂下頭,下頜抵在了她的粉肩肩窩,側過頭,龍將薄唇緊貼在她的耳廓,對著她的耳朵吹氣著熱氣,讓她耳根瘙癢。

「我要妳用人類的方式叫我!」他說著,加速了下體龍莖抽刺的力度和速度,她被蹂躪地呻吟不斷。

「叫老公!」他溫柔地命令道。

「嗯……嗯……」水穴被完全撐滿,她根本說不出話了。

「快叫老公!」他心急地像是哀求像是強迫,「快叫!」

{玩家名字}卻倔強地咬住了下唇,不肯說話,只有鼻息間不斷溢出嬌吟。突兀地與自己久別的丈夫重逢,她並不願在當下,在這樣的情境下呼喚他。

見她遲遲不肯開口柔情地叫喚他,龍感到落寞又不甘,愈加卯足兇悍的龍莖在她的甬道內衝刺,每一記都退至穴口處再深深刺入。

觸碰到她嬌穴肉壁內的敏感點時,她的嬌軀就情不自禁地劇烈顫抖,而龍看在眼裡,就沖著她的敏感點愈加狂烈地刺激。

「啊……啊……」柳眉緊促,小嘴張開,痛處與熾烈交織糾纏,充斥著她的濕穴。

莫名的她真切地感到自己原本虛弱無力的身子因為他的侵入,他的交合,頓時好像有股強烈而蓬勃的力量在傳導注入她的孱弱之軀,令她變得充滿力量和元氣。

她深切地意識到,他的確就是龍。

{玩家名字}驚叫著,即刻她的綿唇又被龍狂猛地吸含吮吻。

「叫我老公……」他低沉地再度要求,嬌妻{玩家名字}卻仍舊執拗地不予回應。

天花板鏡面上映照著兩人纏綿交織的背影,折射的月光鋪灑在兩人的後背,鍍上了一層耀眼的皎潔銀邊……

Comments


bottom of page